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小说项链续写,以及小说项链续写500字对应的精彩部分,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莫泊桑《项链》续写1000字

项链(续)

佛来思节太太意犹未尽,路瓦栽夫人早已晕倒在地,人事不知。

勃雷大涅省的小女仆回来了,路瓦栽先生上个月出差到勃雷大涅省筹办教育成果展,工作间隙,想到家里正缺人手,于是再次邀请了以前在家里帮工的小女仆,未曾想小女仆如今已是貌美如花,纯洁似玉的大姑娘,还没有恋爱呢。看到路瓦栽先生的到来,小女仆喜出望外,和路瓦栽先生聊起了十年来琐碎的乡间生活,路瓦栽先生静听安然,一一牢记于心。

路瓦栽先生公务繁忙,立马起身带着这个美丽姣艳的乡下姑娘一路风尘仆的登上了返回巴黎的高铁。

在皇宫街一家金店里,人们看到时有警察进进出出,忙个不停,据说是教育部秘书处处长路瓦栽先生的夫人被诈骗了一条名贵的项链,这条项链当时最少值四万法郎。十年来巴黎的金价如疯长的狗尾草居高不下,节节攀升,经专家评估,路瓦栽夫人的那条项链市值三十余万法郎,其至有个收藏家愿出四十二万法郎将其收藏,此案发生在十年前,至今迟迟未破。

香榭丽舍大医院的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躺着形容枯槁的路瓦栽夫人,她的病情每况逾下,由惊悚而晕倒,后脑着地,脑血管破损严重,失血过多,抢救又不及时,日前院方已下了病危通知书,陪护她的是那个姣艳无比的乡下姑娘,路瓦栽先生称其名曰骆赛尔 *** 。

据巴黎通讯社最新消息称,教育部在勃雷大涅省主办的教育成果展圆满结束,瓦尔栽先生回到了教育部秘书处。又一个好消息是关于项链的,香榭丽舍警署经过全力侦办,终于在法兰西银行金牌会员伏来仕洁的保险箱中找到了路瓦栽夫人历经十年辛苦换来的那条项链,原来,伏来仕洁与佛来思节是同一个人,即路瓦栽夫人的朋友佛来思节太太,此人目前涉嫌在十年前提供给路瓦栽夫人一条假项链而诈取其真项链的事实而遭警方讯问,所属项链已完好无损地物归原主,暂由骆赛尔 *** 保管。

风光旖旎的赛纳河依旧流淌不息,河边散步的人成双成对。月光下,秘书处处长路瓦栽先生紧挽着骆赛尔 *** 的胳膊轻轻松松的漫步在花草间,且时不时地回头瞧一瞧挂在骆赛尔 *** 颈脖上的那串项链。

路瓦栽夫人终究没能醒来。姣艳无比的骆赛尔 *** 简直就是路瓦栽夫人的完美化身,在路瓦栽先生看来。

续写(项链)作文急急

《项链》续写01

“什么?你说什么,珍妮?”她突然一把抓住佛莱斯洁夫人的衣袖,黄瘦的脸上布满了不可置信的惊疑。

“哎,可怜的玛蒂尔德!”佛莱斯洁夫人不动声色的将玛蒂尔德那双粗糙又满是裂口的手移开,“我是说那挂项链是赝品,至多只值五百法郎。”

此时,佛莱斯洁夫人正盘算着如何处理此事。她一直都不知道,现在在家中青缎盒里的那挂仿钻石项链是真的,可刚刚她已经告诉玛蒂尔德她当初借的是赝品,那玛蒂尔德会怎么做呢?是要回真的项链,还是……

“那挂是假的?”玛蒂尔德睁大了眼睛。这叫她如何去相信,当初她为了一挂假项链而耗费了十年的青春!?

佛莱斯洁夫人遗憾的点点头。这时她已有了主意。

“当初你借给我的是一挂假项链?”玛蒂尔德又问了一遍。此刻她的眼中又多了一种叫做悲哀的神色,她似乎很难过。

佛莱斯洁夫人被这一问给问愣住了。随后,她用近乎讨好的语气亲切的说:“哦,玛蒂尔德,我亲爱的朋友,我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来受了这么多的苦。这样吧,明晚我家有个小型的误会,你也一起来参加吧!”

听到这话,玛蒂尔德犹豫了。舞会?她是多么希望能被邀请参加的啊!虽然十年前那晚快乐的代价是极高的,但她也不曾后悔。要知道当时她是多么的美丽、迷人,舞会上的每一位男士都关注着她,都希望与她共舞。

琥珀色香醇的葡萄酒,粉红色新鲜的鲈鱼,黄褐色浸汁的松鸡……雪白的墙壁上挂着织有各类图案的挂毯,深红色的窗帘在窗边松松垮垮的半掩着,金色的吊灯发出璀璨的光耀……布局精致的会客厅,宽敞明亮的大厅,五彩缤纷的花园……矮小机灵的男仆,严肃认真的管家,迷人风趣的男友……

这一切的一切在她的脑海中被激活。她一直都渴望得到这一切,而明晚她将再次步入舞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回到家后,她立刻翻出那件唯一的晚礼服,乐滋滋的穿在身上,站在半人高的镜子前端详着自己。这十年来,她到没有发胖,礼服也正合身,只是颜色旧了些,有些发黄,不过这没有关系,因为她是美丽的!她看了好半天,不时向左向右移动身子再看,将凌乱的头发盘在脑后,稍稍抬起下巴故作高傲的姿态,行个屈膝礼并优雅的伸出右手……如少女般哧哧的颜面而笑。

她在丈夫回家前换下了礼服,她不想告诉她的丈夫她即将参加舞会!因为她知道,她丈夫准不同意她去,可这是难得的一次机会啊!她不想错过!她极力掩饰着愉悦的心情,和丈夫有说有笑的。

次日,玛蒂尔德从下午起就开始化妆了。她拎了几桶水上来,上楼的时候她甚至快乐得哼着小曲。她仔细的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的衬衣和衬裙,最后穿上礼服。她挺着腰板坐在镜子前,将劣质的化妆品涂在脸上。黄瘦的脸犹豫抹上了低劣的乳液显得更加蜡黄,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四周还有一条条皱纹。她抿了抿被涂得血红的嘴唇,尝试着将它撅成好看的心型。她又很不放心的将头发重盘了一遍,并在颊边留下几缕。她换上了失去光鲜的舞鞋,用油脂试图将它们擦得更亮些。当这一切都准备好时,她微微的笑了。

她坐在了临床的椅子上,消磨着空闲的时间。她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今晚的舞会。珍妮会将她介绍给那些上流社会的人,他们将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男士们将会不断的邀请她跳舞,她则要微笑着屈膝说:“乐意之极,先生!”他们将会告诉她有关上流社会的隐秘,他们将宴请她参加各类聚会,他们将一同乘坐着华丽的马车去剧院听歌剧、去餐厅边吃着美妙的事物边低声说着趣事……

她抚摸着礼服的裙边,意外的在其内侧发现了……天啊!是……是那挂项链!哦,上帝啊!它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当年她没有找到呢?!她又是惊讶又是懊悔,她在屋里团团转。

突然,她猛地抬头,看见了镜中的自己。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看见了她空荡荡的颈部……对,项链!她双手持着项链的两端,郑重其事的将它带在了自己的胸前。

广场的钟已敲过了五时,她站起身来到镜子前再次端详着自己。她满意的下楼去了。

她在门口拦下一辆马车,问车夫:“到威尔士街要多少钱?”

“十三法郎,夫人。”车夫回答道。

她皱皱眉头,正巧她就有这十三法郎,还是这几天的菜钱呢!她若全用做坐马车,那她怎么回来呢?可随即一想,舞会结束后一定有男士愿意,并且乐意送她回来呢!

于是她说:“好吧!就十三法郎,不过你得从威尔士广场那边走!”

车夫满口答应。

在经过威尔士广场时,她将头向外看了看。果然有人注意到她,不时的有人看向她。她满意的笑了。

 六时正,她准时来到佛莱斯洁夫人家门口。可是她却故意迟了一会儿才进去,当她走进大厅时,宾客们并没有如她所料的停下手中的一切关注她。她大声叫唤:“珍妮!”

由于这一声叫喊,周围的人开始注意她了。他们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她,低声私语,三三两两的往别处走去。不多时,她只剩一个人茫然的站在那里。

佛莱斯洁夫人早就听到了好友的呼唤,她非常羞愧自己怎么会头脑发热请她来呢!她刚才的举动太没有教养了!为了避免她再发生什么令人惊讶的事,佛莱斯洁夫人走向了她。

佛莱斯洁夫人装出热情的微笑:“你怎么这么晚才来!玛蒂尔德,我们等你好久了!”

如此客套的话,玛蒂尔德听起来却十分受用,她满意的笑了。

佛莱斯洁夫人望着这个年老色衰的妇人。她还是过去那个美丽大方的玛蒂尔德吗?不,一点都不像!眼前的玛蒂尔德无论怎么修饰,总隐不了身上的那种市侩的气息,尤其是……咦,这是什么?佛莱斯洁夫人盯着玛蒂尔德胸前的项链看了半天。这……这不是她的那挂项链吗?怎么……难道那项链……

佛莱斯洁夫人原本并不真诚的笑容僵住了。她客套得对玛蒂尔德说:“你就慢慢玩吧,我还有客人要招呼,失陪了!”

接下来的时间,每当玛蒂尔德走向谁的时候,他们或是让开或是漠不理睬。最后她只有孤独的站在角落里。每当佛莱斯洁夫人从她身边走去过,她呼唤她,她却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似的擦身而过。

就在这时候,她听见旁边两个贵妇正小声议论着什么。

“看见了吗?她戴的是珍妮的那挂钻石项链哩!”

“真的是珍妮的那挂?”贵妇啧啧嘴,“你看她还没代手套呢!那手多粗糙啊!你看看……看看!”

“那当然了,听说她只是珍妮过去的一个同学,总是黏着珍妮!说不定,那项链是她偷的呢,珍妮人有那么好,肯定没和她计较!而且啊,我听说……”

玛蒂尔德连连后退,直到脊梁抵着墙。上帝啊,她们说的人,那个“偷儿”就是她啊!难道这就是上流社会?这一切都不是她所幻想的,更不是她所要的。

她看见佛莱斯洁夫人咯咯的笑,香槟酒杯碰撞的声音……人们都用异样的眼神望着她。啊,不,她要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她顺着墙边冲了出去,离开了佛莱斯洁夫人的家,身上一个铜子也没有。她叫不起马车,只有穿着礼服向住处走去。

夜晚,风呼呼的吹着,将她的脸割得发痛。这一年的冬天来的特别得早!凹陷的眼睛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两周后,玛蒂尔德走完了她三十一年的岁月。入葬时,她依然穿着那套礼服,带着那挂给她带来不幸“钻石”项链。

与此同时,在佛莱斯洁夫人家的沙龙上,佛莱斯洁夫人快活的穿行于宾客中。灯光将她照得发亮,向上的那挂钻石项链依旧发着耀眼的夺目。

《项链》续写02

玛蒂尔德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呆了。很久,她才从无意识中醒过来,想:"十年,十年的辛苦,本不该有的,我本可以依然保持美丽的,而现在……"

"玛蒂尔德,你没事吧?"佛来思节夫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回过神来,但是说不出话来。

"来,咱们到旁边坐坐吧。"佛来思节夫人扶她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亲爱的,你赔给了我一串本不应属于我的项链。并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必须找一个 *** 来赔偿你。"

"我只想要那串项链。"良久,玛蒂尔德才说。

"噢亲爱的。我也想做这件事情,不过很不幸,那串项链已经被我遗失了。我只能以其它的方式来赔偿你。或许我应该给你那项链的价钱?

又是一记重拳。玛蒂尔德镇定了一下自己,说:"不,我什么都不要了,除了那项链,如果你能找到它的话,请把它给我,谢谢。"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玛蒂尔德,玛蒂尔德!"佛来思节夫人在后面叫溃锹甑俣虏⒚挥谢乩础?br

玛蒂尔德回到家后,便天天坐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并想十年前的事。她不再辛勤劳动,整到萎糜不振,一下子没有了当初的英雄气概,直到有一天……

玛蒂尔德正坐在家中,盯着镜子什么也不干,突然有一阵敲门声。敲门人进来后,给玛蒂尔德送来一个盒子。当她打开盒 子时,便发出一声惊叫。里面是那串钻石项链!盒子里还有张纸条,上面写着:

亲爱的玛蒂尔德,

项链是我在阁楼上找到的,现在归还给你。

爱,

珍妮

玛蒂尔德拿着项链,说不出话来。她把项链戴上,却发现在自己身上怎么也不好看。她痛苦地把它摔到一边,哭了起来。

《项链》续写03

她愣住了,开始想十年来为赔偿项链而付出的一切,想到了那个简陋的小阁楼和十年来的清苦生活,她就这么想着,一动也不动了。

佛来思节夫人既是感动又是愧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两个人就面对着站了很长一段时间。

直到后来,她突然想起那些油腻的杯盘碗碟和堆了起来的肮脏衣服,她勉强地一笑,说道:“珍妮,很抱歉,我还有许多事没做完,不打扰了,我要回去了。”

佛来思节夫人本想要拦住她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做,只是在后面大声地叫:“玛蒂尔德,来我家吧,我有话和你说,你一定要来!”

她回了家,费了很大的力气爬上了小阁楼,然后就坐在了窗前,她知道佛来思节夫人是想要赔偿她,但是她不愿意接受那些赔偿。

“玛蒂尔德,你没事吧?”路瓦栽先生很久没看到妻子那么反常。

她缓缓地摇了头,回过头看着她的丈夫,她心里急速地掠过了一个想法:或许丈夫需要那些赔偿的钱,毕竟项链的丢失和丈夫是没有关系的,但他却为此忍受了十年的痛苦。

她犹豫地说:“你还想不想去南代尔平原打云雀?和你从前的朋友们一起去。”

他笑着说:“想,当然想,可是现在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刚还完债,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钱。”

她低下头,很轻地说:“如果我们有了这么多的钱呢?你是不是想去南代尔平原呢?”

他觉得事情有点奇怪,今天他的妻子很反常,他试探地问:“玛蒂尔德,发生了什么事,你今天在公园里遇到了谁?”

她意外坦白地说了:“我遇到了佛来思节夫人,她告诉我,她原先那挂项链是假的,她也暗示了她愿意赔偿我们的损失。”

她抬起头,很想知道她的丈夫是否想要赔偿,看到她的丈夫的眼神很复杂,时而高兴,时而难过,她犹豫地开口:“如果你愿意接受赔偿的话,我愿意和你一起去拜访佛来思节夫人。”

他的脸色慢慢地平静下来,他坚定地说:“不,玛蒂尔德,我想我们并不需要那些赔偿,我们已经还清了债务,完全可以靠着自己快乐地生活着。即使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即使我们比以前更为富裕,但也不见的会比现在更高兴、更快乐,玛蒂尔德,你我都变了许多,都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还需要回到从前吗?”

“谢谢你,愿意为我而放弃这么多。”她觉得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和丈夫心意相通。

他接着说:“我们还是要去一次佛来思节夫人的寓所,我们要向她声明,我们不需要那些赔偿,我们还要感激她,让我们有现在的平静生活。”

她站起身,带着微笑去操劳那些生活的琐事了。

佛来思节夫人看着打开着的淡青色盒子很久了,她非常的喜欢盒子里的那挂精美项链,尤其在知道它是真的钻石项链后,但她也非常讨厌这挂项链,因为它让她的朋友——玛蒂尔德很痛苦,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皱起眉头,把盒子关上了,又打开了抽屉,把它放在里面锁了起来。她站起身,看着窗子外面,想着玛蒂尔德什么时候会来,来了之后有会怎么样。

这时,有人开门进来了,她以为会是玛蒂尔德,心情很激动,完全忘记了即使是玛蒂尔德来了,仆人也会先通知她的。进来的人不是玛蒂尔德,是她的丈夫——佛来思节先生,她的脸上有一丝失望,也有一点宽慰。她神情复杂地看着佛来思节先生,说:“回来了,在外面还好吧!”

然后她又坐回了梳妆台前,用钥匙打开了抽屉,拿出了淡青色的盒子,打开后望着里面的钻石项链出神。

但佛来思节先生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和她看着项链的专注眼神。

路瓦栽夫妇决定去拜访佛来思节夫人了,他们穿得尽量整齐些,又是一个鲜花盛开的季节。他们看起来很精神,衣服也很干净,但看得出来洗过好多次了,但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乎这个了,他们现在就将要去拒绝一笔高额的赔偿。

他们走在了路上,看着路边卖鲜花的花铺,玛蒂尔德停了下来,路瓦栽先生也停了下来,玫瑰开得很艳丽,路瓦栽先生挑了其中一朵最别致的,付了钱。他把花递给了她,她笑着接了过来,和玫瑰一样美丽。

这时,一辆黑色的马车从他们身旁擦过,险些撞到了他们,马车去得很急,但他们并没有受伤,也就不去计较这些了,他们在路上慢慢地走着,说着闲话,散着步。

马车夫——劳尔将车子赶得很急,他的心里很高兴,因为他为自己的主人——佛来思节先生找到了一件珍宝,也使他一个同样是马车夫的朋友了却了心愿,没有什么比两全其美更好的了。现在,他的主人佛来思节先生正捧着那件珍宝,急切地想要送给妻子,所以劳尔把马车赶得更急了。

到了家,佛来思节先生急匆匆地冲进了房间,他大声地说:“珍妮,我有一份礼物是给你的,我想你一定会非常喜欢!”

他拿出了一个淡青色的盒子,就和佛来思节夫人的钻石项链一样的盒子,佛来思节夫人迟疑地打开了盒子,里面居然是一挂精美的钻石项链,就和她原来那挂一模一样。佛来思节夫人很吃惊,但她强烈地感受到了丈夫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她的心中充满了甜蜜,佛来思节夫人用颤抖的手将项链挂在了脖子上。

仆人在这个时候进来了,他是想说路瓦栽夫妇来了,但当他看到女主人几日来的之一个笑容,他不想打扰他们,侧过身让路瓦栽夫妇进来了。佛来思节夫人和她的丈夫完全沉醉在幸福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而路瓦栽夫妇也微笑地站在一旁,玛蒂尔德望着手里的玫瑰,脸上泛起了嫣红。

佛来思节先生激动地说:“珍妮,这挂是真的,和你那挂假的是一模一样的,是劳尔告诉我,他有一个抱病的朋友想要把一挂捡来的钻石项链卖出去,他说是一位美丽的夫人忘在他的马车中的。我去看了,惊奇地发现居然和你朝思暮想的项链是一样的,那个病了的老人坚持只卖367个法郎,我买下后又去了一家珠宝店,买了这个盒子……”

路瓦栽夫妇的脸色开始发白了,佛来思节夫人注意到门口有人了,她认出了玛蒂尔德,正想要打招呼,却发现她的脸色很奇怪。佛来思节先生也停了下来,看着门口。

玛蒂尔德用颤抖的声音说:“能不能带我去见见那个病了的老马车夫?”佛来思节夫人点了点头,佛来思节先生接着说:“什么时候?”

“就现在吧!”玛蒂尔德似乎异常激动。

四个人有佛来思节先生引路,到了卖项链的老人家中。屋子太简陋了,只容得下两个人,佛来思节夫妇就停在了房门口。玛蒂尔德走了进去,看到了已经病得糊涂了的老人。

“请问您的项链是从哪里来的?”玛蒂尔德小心翼翼地问着。

老人迷糊地睁开眼睛,目光涣散地说:“项链?项链!那是一个美丽的夫人遗忘在我的车子里的,当时我太穷了,虽然后来看到了悬赏召寻和报纸,我没想要还给她,一开始我是不敢卖了它,我怕被人知道,但到了后来,这件事情慢慢平息的时候,我却不愿意卖了它了,而且我很愧疚,我想去还给她,却没有这个胆量。我整天都想着这件事,后来我就生病了,为了看病,我向我贫穷的朋友们借了很多钱,我现在就要病死了,我要还清我欠了他们的钱,所以我就想到了项链,我只卖了367个法郎,恰好可以还清我所欠的钱,可我却不能够在把项链还给那位美丽的夫人了,我就要死了。”

老人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玛蒂尔德走了出去,她看着佛来思节夫人和她脖子上的项链,慢慢地把老人的话和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佛来思节夫人,佛来思节夫人很感动,玛蒂尔德就把玫瑰递给她,佛来思节夫人似有所悟地点了头,然后走了进去,路瓦栽先生也走了出来,房间里只剩下佛来思节夫人和那个老马车夫了。

“老人家,你认得出我是谁吗?”佛来思节夫人柔声说。

老人再度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模糊的美丽脸庞,摇了摇头。

佛来思节夫人指着项链又说:“你还认识这是什么吗?”

老人涣散的目光突然集中了起来,他低声叫道:“项链?是项链!”

老人又仔细地端详佛来思节夫人,虽然觉得她的脸很陌生,但是却和当时的那个美丽夫人一样的漂亮,老人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是一张一合地似乎在说话。

佛来思节夫人接着说:“是我,十年前那个搭了你马车的人,项链回到了我手里,是我的丈夫买回来送给我的,它现在比什么都珍贵了。”说到这里,佛来思节夫人回头望了一眼在门口的佛来思节先生,佛来思节先生也走了进去,带着微笑看着老人。

佛来思节夫人回过头,对老人说:“谢谢你,替我保管了这么久,太感谢了!和那个夜晚一样,又是鲜花盛开的季节了。”

说完,佛来思节夫人就把玫瑰递给了老人。

老人接过了玫瑰,闭上了嘴,也闭上了眼睛,从眼角流出了眼泪,依稀地说着:“太好了!太好了!谢谢!谢谢!”

最后,佛来思节夫人将那挂真的项链还给了玛蒂尔德,却留下了那挂假的项链。而玛蒂尔德则将真的项链卖了,将钱给了老马车夫的朋友和自己身边那些穷苦的人们,最后只剩下了一点点。几个月后,老人去世了,玛蒂尔德就要剩下来的所有的钱给他办了葬礼,佛来思节夫妇和老人的朋友们都参加了葬礼,一起为一个善良的老人哀悼,虽然他曾经有过一点点的错误,但已经都不重要了,这个错误,使两个家庭都快乐的生活着。

《项链》续写04

"唉!我可怜的玛蒂尔德!可是我那一挂是假的,至多值五百法郎!……"(以下开始):

可怜的玛蒂尔德一听到这句话立即昏天旋地起来,天像是要塌下来一样。她抓住佛来思节夫人:"我的天哪,那项链,我的青春哪,赔我,赔我……"话未说完便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冥冥中她又觉得自己回到了那个宴会,戴着真正的钻石项链,疯狂地旋转着。这时,一为女宾走来,"她一定是忌妒我的美貌,"她想。这个女宾走上前,说:"夫人觉得好些了么?"这时玛蒂尔德才知道自己身在医院的病床上。

十年的青春,千年的美貌,竟然葬送在一条项链上!?马蒂尔德真希望这是一场梦。

佛来思节夫人来看她了。她们达成了协议,马蒂尔德可以选择接受四万法郎,或者那条项链。另外,佛来思节夫人还会付给马蒂尔德六千法郎精神损失费。

她接受了后者。

她戴着项链回家去。路上她心想:"我总算拥有一条自己的项链了。"但是,当她丈夫知道她选择的不是钱,便破口大骂:"你这笨蛋!难道钻石项链能使你填饱肚子?你戴着它活一辈子吧!"说罢,带着六千法郎,摔门而去。

马蒂尔德彻底绝望了。但是,她宁可沿街乞讨也不愿卖掉项链,更不愿不择手段地生活下去,这是她一生的信念,她自信这一生并不欠别人什么。

圣诞节来临了,圣洁的雪花从天上飘落下来,大的有梅花那么大,满天飞舞,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用厚厚的雪褥覆盖了整个巴黎城。人们有的唱歌跳舞,有的互赠礼物,在着欢乐的气氛中,全然没有人注意墙角坐着一位破衣烂衫的乞丐,颈上挂一条钻石项链。

项链续写200字

写作思路小说项链续写:要遵循着《项链》的思路小说项链续写,对于《项链》做延伸,做到中心事件不变,叙述人称不变,也就是依照原来的叙述角度,围绕中心事件来续写新的情节。

正文:

听到佛莱思节夫人的这番话,他怔了很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心开始翻腾,眼泪也涌了上来。佛莱思节夫人执意要把项链还给她,可她说什么也不收回,说这是她丢了项链所付出的代价。

走在公园的小径上,她的眼泪滚滚而下,微风轻拂着她的脸,似乎在给她安慰。尔后她又显得很镇定,因为她开始明白:十年如此艰辛的生活确实使她苍老了很多,但就是这十年使她走出了虚伪的深渊,唤醒了真我。

美丽的外表现已荡然无存却唤回了美丽的心灵。她的心中已不再渴望漂亮的衣服,不再奢望珍器珠宝,她所知道的是要怎样才能维持拮据的生活。

现在的她已变得粗壮而耐劳,聪明而充满智慧,这是她十年辛苦劳动所换来的无价财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勤劳朴实比金钱权贵更重要。

傍晚时分她回到家中,路瓦栽低着头把一封信递给她,她接过信,原来这又是一封请柬,与十年前的一封一样。路瓦栽说:“今晚我写信去告诉他们,我们不参加了。”玛蒂尔德却说:“我们得参加,否则就太失礼了。”

“可是……你不会…….“她笑了笑,说道:“美丽的外表虽已不在,但我会用心灵的美去感染他人。”路瓦栽既惊讶又兴奋。没想到妻子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晚会那天,她穿着十年前所穿的那一件衣服,虽已陈旧却很整洁,他们来到舞会看到许多涂脂抹粉,珍器珠宝的妇人和华丽着装的的绅士,他们走过会场的一刹那就立刻成了会场的焦点。路瓦栽夫人没有众人的奢华打扮,却给人一种自然纯朴的清新的感觉。

他们两人虽都显的苍老,但容易看出,他们的心依旧年轻。那天晚上,玛蒂尔德笑得很灿烂,人们惊奇于她对于时光飞逝所带来的苍老的乐观。

她挽着丈夫的手臂,说:“岁月蚀化了我们的容颜,却让我们的心因此而更加年轻,风雨同舟,共渡难关,让我们成为最相爱的夫妻。”

路瓦栽欣慰的说:“我的妻子没有珍宝的修饰,没有华丽的着装,却是最美的天使。因为她的心得到净化得到升华。我们不再贫穷,生活也不再枯竭。因为我们的心中已有了一片绿洲。”

玛蒂尔德既没有华贵的衣服,也没有闪闪发光的首饰,但是却热衷于参加上流晚会,热切渴望体会贵族妇女的日常生活,为此不惜大力投资。

结果却意外的遗失项链,由此开始了长达十年之久的还债生涯。玫瑰色的手指甲被磨坏了,她也变成了穷苦家庭里的敢作敢当的妇人,又坚强,又粗暴,以至于她和福雷斯蒂埃太太打招呼却没有被认出来。

更具讽刺意味的情节在于小说的最后一句话“哎哟小说项链续写!我的可怜的玛蒂尔德!我那串是假的呀。顶多也就值上五百法郎!”玛蒂尔德辛苦还债十年,却被告知她当年借的是串假项链,想必自己很难接受那样的事实,但却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莫泊桑借此讽刺那些爱慕虚荣的妇人,同时赐予她们爱慕虚荣所导致的恶果。

罗瓦赛尔身为教育部的一个小科员,他会在吃饭时揭开盆盖,心满意地表示:“啊!多么好吃的炖肉!世上哪有比这更好的东西。”他的这句话是当时大部分小职员都会感慨的,他们也许有博大的野心,但同时却满足自身的生活状况,会努力的喜欢自己生活中的一切。

当拥有一张上流社会人士的晚会邀请帖时,他会存在一些虚荣心,认为能够得到请帖是一个十分光荣,值得自豪的事情,同时这种心情又急需得到别人的肯定。

这又是小职员群体狭隘心理的一种体现。当项链丢失需要重新买一条时,罗瓦赛尔签了不少借约,应承了不少足以败家的条件,而且和高利贷者以及种种放债图利的人打交道。他葬送了他整个下半辈子的生活,不管能否偿还,他就冒险乱签借据。

他的这种行为也是大部分人的行为,当人们走投无路时,面前摆了什么路,他就会胡走一通。罗瓦赛尔乱签借据,是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先度过眼前的这一难关,至于这些借据会带来的后果,就暂时不再他的考虑范围内了。他的做法如实地反映了大部分人会有的行为,是典型人物的典型代表。

玛蒂尔德向女友借来的钻石项链,本来是假的,可借的时候女友弗莱思节夫人并不说明,归还时她也不打开看。物主的这种罩在拥尊持贵光环下的满不在乎的态度,无疑为后来点明项链是赝品埋下伏笔。

事实上,由整个过程看,从项链的借用一遗失一归还,直到还清债务,整整十年时间,玛蒂尔德一直不知道借来的项链是假的,而弗莱思节夫人也“可能”一直不知道还回来的是真的,双方都“蒙”在鼓里,直到最后,事情的真相才被揭出。

这个“十年后相遇”的艺术构思是极具匠心的。小说就是要让玛蒂尔德用十年的辛酸苦痛为自己的虚荣心惹下的祸,偿付代价,得到教训。

课文《项链》续写

玛蒂尔德(路瓦栽夫人)睁大了眼睛小说项链续写,接着她叹了一口气“珍妮,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和我开玩笑了,好吗?”“好吧,如果你当时告诉我事情小说项链续写的真相,我不会让你还的,这些年你受苦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珍妮逃似得离开了,还一不小心差点摔倒,玛蒂尔德望着佛来思节夫人(珍妮)逃跑的方向有些出神,“她这是怎么了,”玛蒂尔德自言自语地说。

玛蒂尔德回到家后,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丈夫“嗨,亲爱的,知道我在广场上遇到了谁吗,我遇到了珍妮,哈哈,你知道她对我说什么吗,哈哈,她说她借我们的那串项链是假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好听的笑话了,亲爱的,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哦,我在想佛来思节夫人可能说的是真的”

玛蒂尔德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佛来思节夫人家里怎么可能有假货啊?”

“别慌,亲爱的,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整个事情的经过,还记得吗?你去借项链时,她是那样的爽快,一点迟疑都没有,生活在当今这个时代,就算你们是好友,也得打个借条吧,那可是三万六千法郎,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亲爱的!这是其一,还有其二,我们去买项链时,珠宝店老板说,只有盒子是小说项链续写他们卖出的,这不是很奇怪吗?这说明什么?说明真的项链还没有卖出!第三,我们去还项链时,她都没有检查就放下了,一个如此贵重的物品,她不怕你损坏了吗?她不怕你给她掉包了吗?这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一个答案,项链是假的,我们被骗了!”路瓦栽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

玛蒂尔德记得快哭了“亲爱的,可是,可是,珍妮说她是安慰我的,是开玩笑的,她不会承认的,这该怎么办啊?”

“别慌,夫君自有妙计!敢骗我们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玛蒂尔德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亲爱的,我相信你!”

接下来的几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切看似风平而又浪静,但是,在平静的外表下,一场真正的间谍大战才真正开始,也许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不知为何,这几天,佛来思节家里的佣人都找借口离开了,佛来思节夫人明知道是借口,却无法阻挡,更有甚者,说家中着火了,佛来思节夫人玩笑似的看着这一切,有些无奈,不知道为什么,她一个人走在木制的楼梯上,每一步,好似踩在了自己的心上,不知为何,她的心中有心发慌”是报复要来了吗?“她自言自语地说。珍妮走出了家门,向广场走去,她需要找个佣人,需要找个与自己谈心的人。

佛来思节夫人正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个人向她迎面撞来,她躲闪不及,与她撞个满怀,珍妮有些恼火,正欲发作,发现那人正一脸诚意的道歉,珍妮的火气去了一大半,不由对那人产生了些许好感,与她交流起来,交谈中,珍妮知道了她的身世,她叫艾琳娜,家中有着两个儿子,她现在正处于事业中,正在四处寻找工作,珍妮问她愿不愿意来工作,艾琳娜很高兴的答应了,她们越好,明天来上班。

第二天,之一个来的不是艾琳娜,而是路瓦栽夫妇,佛来思节夫人热情地前去打招呼,一阵寒暄过后,玛蒂尔德告诉了佛来思节夫人他们的来意“珍妮,我记得那天你告诉我那串项链是假的对吗?”

“是啊,那天,我看你正在伤心,所以安慰你一下喽”

“可我认为你说的的确是真的,不然你为什么那么热心的借给我?”

“玛蒂尔德,你再这样说,我就生气了,我好心借给你一串价值连城的项链,你反过来怀疑我,我看你是朋友才借给你的!”

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艾琳娜来了。

艾琳娜把路瓦栽夫妇臭骂一顿,赶出了家门,路瓦栽夫妇看有外人参与,他们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于是闷闷不乐得回去了。

有时候,真的不可不信缘分,艾琳娜和佛来思节夫人相处得很好,她们无话不谈,就像一对亲姐们一样亲密无间。

有次闲暇,艾琳娜问佛来思节夫人项链的真相,佛来思节夫人显得很紧张,悄悄的告诉了她真相,并且告诉艾琳娜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艾琳娜点了点头。

当晚,艾琳娜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就像她来时一样神秘,佛来思节夫人四处寻找,却发现,她除了知道她的名字以外,其实对她根本就一无所知,而且还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否是真的。

艾琳娜失踪后的第九天,路瓦栽夫妇又来了,他拿着一支录音笔,其中所录的正是九天前艾琳娜与佛来思节夫人的谈话,在铁的事实面前,佛来思节夫人呆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与自己最亲密的姐们会是害自己的凶手。

从此,佛来思节夫人疯了,他只会喊着一个名字,艾琳娜,艾琳娜。

项链莫泊桑续写?

《项链》续写[600]

“仅仅值五百法郎小说项链续写,哈哈……仅仅值五百法郎……”。玛蒂尔德装若疯癫的喃喃自语,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自己和丈夫在如此困苦的十年中都能坚持过来的重要原因就是那一串项链——那三万六千法郎。然而今天却得知自己的一切努力仅仅是一场可笑的闹剧,那巨大的反差使得她哭笑不得。

“路瓦栽夫人,玛蒂尔德,玛蒂……”佛来思节夫人看着昔日的好友如今却像一个疯子一样,担心的呼唤着她的名字。“小说项链续写我没事,”回过神来的玛蒂尔德说道:“小说项链续写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说着,像逃避什么一样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公园。

“嗨,小说项链续写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妻子狼狈的模样。路瓦栽心疼的询问道。“知道吗?那串项链,就是那串从佛来思节夫人哪里接的那串,仅仅值五百法郎,那是一串假的!”玛蒂尔德委屈的倾诉道。“没什么的,钱我们可以再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路瓦栽,那不一样……”“叮叮叮……叮叮叮……”门 *** 的响起打断了这对夫妻的争吵,打开门一看,正是佛来思节夫人。

“玛蒂尔德,诺,这是那串项链,这是三万五千五百法郎,你要哪一样?”佛来思节夫人笑眯眯的望着这位好友。“当然是三万五千五百法郎!”玛蒂尔德毫不犹豫的说道。小说项链续写他们实在是太需要钱了,近两万法郎的债务在十年的利滚利下已经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拿到了这么一大笔钱的玛蒂尔德很高兴,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愿望又有了实现的可能,但是她却悲哀的发现,经过十年的辛苦劳作,她往日引以为豪的美丽容貌早已逝去——头发散乱、眼窝深陷、鼻梁塌陷、嘴唇也厚厚的翻起,更糟糕的是那皮肤也都以裂开,变得粗糙。

“玛蒂尔德,玛蒂尔德……”路瓦栽兴冲冲的跑进来,“看,舞会的请柬,多么美妙啊!”

……

莫泊桑《项链》续写

《项链》续写[600]

“仅仅值五百法郎,哈哈……仅仅值五百法郎……”。玛蒂尔德装若疯癫的喃喃自语,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自己和丈夫在如此困苦的十年中都能坚持过来的重要原因就是那一串项链——那三万六千法郎。然而今天却得知自己的一切努力仅仅是一场可笑的闹剧,那巨大的反差使得她哭笑不得。

“路瓦栽夫人,玛蒂尔德,玛蒂……”佛来思节夫人看着昔日的好友如今却像一个疯子一样,担心的呼唤着她的名字。“我没事,”回过神来的玛蒂尔德说道:“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说着,像逃避什么一样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公园。

“嗨,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妻子狼狈的模样。路瓦栽心疼的询问道。“知道吗?那串项链,就是那串从佛来思节夫人哪里接的那串,仅仅值五百法郎,那是一串假的!”玛蒂尔德委屈的倾诉道。“没什么的,钱我们可以再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路瓦栽,那不一样……”“叮叮叮……叮叮叮……”门 *** 的响起打断了这对夫妻的争吵,打开门一看,正是佛来思节夫人。

“玛蒂尔德,诺,这是那串项链,这是三万五千五百法郎,你要哪一样?”佛来思节夫人笑眯眯的望着这位好友。“当然是三万五千五百法郎!”玛蒂尔德毫不犹豫的说道。他们实在是太需要钱了,近两万法郎的债务在十年的利滚利下已经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拿到了这么一大笔钱的玛蒂尔德很高兴,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愿望又有了实现的可能,但是她却悲哀的发现,经过十年的辛苦劳作,她往日引以为豪的美丽容貌早已逝去——头发散乱、眼窝深陷、鼻梁塌陷、嘴唇也厚厚的翻起,更糟糕的是那皮肤也都以裂开,变得粗糙。

“玛蒂尔德,玛蒂尔德……”路瓦栽兴冲冲的跑进来,“看,舞会的请柬,多么美妙啊!”

……

关于小说项链续写和小说项链续写500字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小说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